bvslime

[兰高/贝崔]吊带袜天使

Fly away now!!!!

寺山斑秃:

真的是PSG au,对就是那个用内衣当武器的无节操设定,三俗黄段子溢出,并不存在帅气强大的圆桌骑士。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设定: 兰&贝是在黑心老板梅林先生打工赚天堂币的天使,贝因为某些原因脱离规则直接麒麟臂除魔,兰的内裤是天界武器"无悔的湖光",特殊能力是其触碰过的内裤都会被变成天界武器。
高&崔是听从圣枪女神命令的恶魔方,崔的束腰会变成幻奏,高的长袜和袜圈组合为"轮转胜利之剑"。


以下正文


偶尔在高楼的玻璃幕墙上兜风并不影响绩效,不用担心物理学先贤的亡灵和油箱里的燃料,只要你享受从天而来的狂风不住将你的头发一股脑吹向地面的感觉就行。
贝德威尔敲了敲车窗,提醒与他前头的崔斯坦看向他这边。


"怎么了?"崔斯坦闭着眼睛漂移过弯,放缓车速与他并肩同行。"有什么要问的?"


"其实我也只是有点好奇,你要不讲也没什么大事……"贝德威尔换用银臂把控方向盘,捻起下巴来。"啊,前面有个广告横幅,记得绕开——就那回事儿。"


"哪回事儿?"崔斯坦轻车熟路地绕开招展的"创建公正法治卡美洛城"的红黄横幅,好像也想起来了。"哦,就那个啊……呼,我还真没想到你这么严肃的天使也会八卦。"


"不是八卦,是现实问题。兰斯洛特目前情绪不稳,在战斗之余也会进行没必要的破坏,就算是恶魔,你也知道那些公共设施修补起来有多难,他行动过分的的时候我们甚至连半枚天堂币都到不了手。"贝德威尔拧紧眉毛。


"噢,原来这就是你今天特地来找我兜风的原因?其实我更建议你去找高文本人。就算你和他谈这个,他也不会太生气吧——大概不会,起码你不会得到兰斯洛特级别的待遇,让他见到就脱袜子砍过去。"


"……不是。"对着对方微妙的回答,贝德威尔有些无奈地吐出一口长气。"还有别的。"


100楼高层眼见快飙到底了,吉普车一个咆哮跳上了天台,打三圈停了下来。崔斯坦的加长轿车甩上来时废了些时间,但落地比他更稳当些。


车门优雅而缓慢地拉开,崔斯坦的矮跟皮鞋叩得水泥地咯哒咯哒,他走到天使们涂装着烧烤店标语的吉普车前,轻轻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翘起二郎腿,头向后仰去,眼睛依旧闭着,问贝德威尔晚上要不要去米其林三星的酒店请他吃提拉米苏。


捉摸不透他眼神的贝德威尔扶额答应了他,打了个响指,车窗玻璃迅速变成了密不透光的材质,一支闪烁的小烛从他手边升起,照亮了他们逐渐靠近的脸庞。


崔斯坦用极轻的气音在他耳畔低语,他的话语仿佛能被烛火晃散。


"其实吧,要从两周前的那次合作说起,你还记得那个伦戈米尼亚德都无法忍受的巨大蛞蝓吗?" 贝德威尔点点头。他记得,那是他第一次在战场上被击昏,虽然回忆起来会让他感到由衷的惭愧。


崔斯坦开始了平静的叙述。


天台上只有他们两个,和一些从四面八方杂乱吹来的风击打车窗。


如果他们在城市的不同角落里正用屠杀无辜怨灵以及破坏红色消防栓和路灯的方式消解各自怒火的同伴能听到这阵话风,怕不是会怒上加怒,把他们当做横幅吊在高楼上摇晃。


兰斯洛特与高文的仇恨,其实说难解也难解,说易解也易解,对当事人来说又是尴尬至极。


嫉妒池面现充,还有处女情结,所以一直独身到死的肥宅们的怨念形成的怨灵,巨大漆黑的蛞蝓精张牙舞爪,痛骂他们这些恶魔和天使都是只有一张脸能看的牛郎,而一身休闲白西装,还系了条紫金领带的高文是他们中最适合被有钱老太太包养的那个。


天使们歪歪头,好像没怎么理解它的污言秽语,一个干脆利落地去解手套,撸起袖子露出银光赫赫的右臂,一个不太绅士地拉开裤链,磨磨蹭蹭地拖出一条品味独特的系带丁字裤,一阵紫光闪烁,大家还没看清内裤花纹是豹纹还是虎皮,它就化成了天界武器的原型。


当然,他们作为正面角色也没忘了变身的定番台词。


"彷徨于天地间的迷途羔羊,诞生于汝心的邪恶之灵,
以附着于神圣处男贴身衣物之上的雷电,
将所有污秽,泥淖,渣滓,余烬,化灰归于天地,
忏悔吧!"


邪恶的恶魔们对这帅气台词嗤之以鼻。


"唉,虽然大家都知道你们是处男的事实,但叫得这么大声真的没问题吗。"


"听你们那个梅林先生说,三百万岁以后还是单身处男的天使会自动升级为大魔导师,我相信你们一定有了资格证。"


恶魔们也不甘落后,一个叹息着, 拽出衬衫,脱去了紧贴在肋骨上的束腰,化成了一副长弓,随手拨弄出几个音符震落了蛞蝓飞溅的口水,一个褪下了西裤里的条纹长袜和腿圈,拼成逆十字的形状,让它恢复燃烧着熊熊烈火的重剑的本貌,扎稳马步,剑指恶魔——他确实讨厌BBA。


"撕裂吧大地,分开吧大海,高悬不落吧太阳;


赐予吾等固定世界之圣枪女神的祝福!


我等为恶魔,伦戈米尼亚德的双腕!"


当然他们也没好到哪里去。


是佛也有三分火,在场的无论天使和恶魔都成功被他吸足了仇恨,摩拳擦掌,立誓要把这个究极死肥宅锤成满地鼻涕再烧个干净——只要他们可以。


高文更是义愤填膺,天使都知道他有多想避开年长的不可名状生物,伦戈米尼亚德的命令更是解开了他的束缚,让他可以和天使们结成统一阵线,进行无间合作。


可惜的是,和他并肩而战的兰斯洛特显然弄错了"无间合作"的真谛。 "


可恶——怎么可能——"


兰斯洛特虚晃了一个剑花,挡开了四溅的恶心黏液,他扶着剑喘口粗气,环顾四周,蛞蝓的毒液和毒舌已经击昏了他的天使同伴,而虽然是恶魔但也没少和他一起喝酒的崔斯坦也因为对毒液天然缺乏免疫力而再起不能了,能够继续和他并肩作战的只有在白天拥有三倍防御的高文一魔了。


高文的魔界武器攻击范围虽广,但也只能烧去蛞蝓的一部分黏液,那怨灵还是不痛不痒,此刻能对怨灵核心造成致命一击的可能只有兰斯洛特的天界武器"无悔的湖光"了,但对点攻击对着蛞蝓的巨大的核心来说攻击范围又不够……


兰斯洛特低头凝视自己的手心,不知时间是否还够他犹豫的。在他愣神的片刻,高文怒吼着拖着魔界长剑,火星四溅地奔来, 用兰斯洛特看来惨不忍睹的剑法,砍去了一只从他头顶袭来的触手。高文插着腰,沐浴着火灰把他从地上拽起来。


"你发什么呆,都这种时候了还对怨灵充满同情吗?战场可是个大绞肉机,容不得你分心!"


"不是……对!绞肉机,绞肉机!双持重剑,像绞肉机一样高速旋转破坏他的核心——谢谢你,高文!"兰斯洛特恍然大悟,惊呼出声,一把扯住高文,趁他不备解开了他的裤腰带。


没有别的重剑可供兰斯洛特选择了,而他也对魔界武器加拉汀的性能充满好奇。


"等下,不是,你这家伙,现在可不是约炮的时候——"


高文发出了"咕啊"的惨叫,后背反弓。


"失敬!"


"别一边摆着一张好像很抱歉的帅脸,一边扒别人的内裤啊!"


"时不我待,结束以后我的赔给你!"


"谁,谁会要表恭实倨的闷骚男好像性骚扰一样的色情内裤啊!"


"那是为了方便变形天界武器!"


虽然确实有次他是借宿在兰斯洛特家里,穿着兰斯洛特的毛绒睡衣,听着对方讲了三个小时的"小熊帕西瓦尔和小熊软糖加拉哈德"的可爱童话故事,但这不代表兰斯洛特这个可恶的天使和他有了超越宿敌情的任何友谊 ,可以不经允许来扒他的内裤。表恭实倨,手狠心黑,战斗狂魔!


兰斯洛特作为扒内裤界确实手狠心黑,话音未落,高文的内裤已在掌中附魔完毕,天蓝颜色,轻松熊图案的四角内裤,乍看确实好像功能平平,但在一甩之后,却立即变形成了加拉汀威武的形状,神圣的天火缠绕在剑身之上,仿佛有三十米长。


兰斯洛特把着两只平常天使只能双手持握的重剑,高吼着冲向嫌他们啰嗦还要演GV的庞大敌人。


双剑驰骋,宫本武藏附体的兰斯洛特因为战斗的兴奋而迅速化成了绞肉机般的一场旋风,惊觉到他的暴力的蛞蝓不可置信地大叫着抵抗:"双手重剑——开什么玩笑,你个牛郎天使——"


但无济于事,毒液侵入不了加拉汀构成的火焰屏障,兰斯洛特接近了他的核心,开始猛力下钻。


"已经晚了,不是牛郎,我很抱歉!"


胜负已定,在爆炸声中,怨灵消散,钟声敲响,硝烟里兰斯洛特站起身,沉闷地说:


"要恨就恨我这份强大吧。"


如果他记得将内裤还给高文,那故事还算美好。


如果他没把高文的内裤也当自己的内裤套上,那结局还算有救。


如果他没对愤怒地朝他讨要内裤的高文偏过头,无辜地耷拉下眉毛,说什么内裤,我不记得了,那一切的一切都还可以挽回。


虽然他是真的无心地做出这一切的,但高文并不会这么想,他的长袜还在,他还有余力去砍了这个内裤男。


兰斯洛特根本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做了什么,只觉得今天的内裤有点紧,限制了他的自由发展,更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还合作愉快的高文又提剑向他。


……


崔斯坦叙述完了他所知的一切,并不悲痛地追加了一句"我好悲痛。",又转过头问贝德威尔,你该怎么办


“老实说这种程度的血海深仇,我们这些局外人可能是没有办法的。”


贝德威尔揉了揉眉心,受神祝福的银臂也揉不开他的愁。他转念一想,又点着了引擎。


"我们还是去酒店谈点别的吧,你刚才说要吃个提拉米苏是吗?"


end




评论

热度(122)